田沁禾:十六歲那年斐失去了媽媽,她卻連哭泣的時間都覺得浪費
專欄作家正面思考親密關係

田沁禾:十六歲那年斐失去了媽媽,她卻連哭泣的時間都覺得浪費

田沁禾:十六歲那年斐失去了媽媽,她卻連哭泣的時間都覺得浪費

作者\田沁禾

Saint  Augustine說過的話:「時間是什麼呢?如果別人沒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是知道答案的。不過如果有人問我時間是什麼的話,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對媽媽這身份也有同樣的感覺,在我認識斐八年之後,我發現自己對媽媽這身份少了自我意識,看到更多的面向。

斐說:「我是一個和媽媽緣份很淺的人。」她說完這話,掉下比空氣還輕的眼淚,一抹比哭還要勉強的微笑。我感到痛心,斐的媽媽是我認知裡另一種模樣的人。

女人

斐是跟著外公外婆生活十四年後,他們相繼過世,她才和媽媽一塊兒生活。以往,媽媽只有過年時會回來和她相聚兩天,兩人開始天天相處在一起,對斐來說,沒有期待中的歡喜,只有接踵而來的打罵和幻滅。

甚至不知道媽媽的工作是什麼,在哪裡上班,為什麼常常半夜醉醺醺地回到家,她的三餐飯錢要趁媽媽倒頭大睡時,偷偷地從媽媽的錢包拿,有時候媽媽的錢包只剩一張百元鈔,她怕拿走了,媽媽沒錢用也會被發現她偷飯錢,她不敢拿,只能在學校的飲水機裝滿一大瓶水,充飢。

斐十六歲生日那天,媽媽送她的生日禮物是媽媽再婚的決定。媽媽再婚的對象已有兩個女兒,所以她不能再和媽媽一起生活,她開始一個人獨自生存著,從此失去媽媽的消息。她連咒罵媽媽的自私、連哭泣的時間都覺得浪費,到處找打工的機會,填飽肚子,斐沒有忘記答應過外公外婆要好好讀書的承諾,她半工半讀,考上大學的社工系。

女人

我和斐相識於申請保護令及社工評估孩子監護權的家訪之後,她來電鼓勵我和孩子參加團體治療諮商的課程。初見斐,白皙的肌膚更顯她唇彩的亮麗,除了口紅,她臉上沒有一點妝,清瘦嬌小的身材顯得弱不禁風。

她一開口說話,顛覆了視覺上的想法,她講話速度很快,嗓門很大,我以為社工人員說話都很輕柔溫和,她一開始有嚇到我,但,她的熱誠積極讓我隱藏的複雜心情被挖掘,在漫漫的時間裡被我自己檢視與療癒。

母親節將至,斐這幾年來都記得提前打通電話給我,親口對我說:「母親節快樂!妳要記住自己是很勇敢很好的媽媽,要照顧好健康。」我知道斐也會是一個很勇敢很好的媽媽,恭喜她懷孕了。

在經歷傷痛後,一步一步走到現在,沒有人是僥倖的,我從斐、從自己身上領會到,目睹自己傷痕累累的境況之外,我們仍有能力流露真情並發出微光的時刻。

這樣,我們就和自己的幸福相遇了。

 

作者簡介:田沁禾

田沁禾

藥學畢,卻無法戒了寫作的癮,它是生活裡最溫柔的撫慰,也是人生裡最簡單的沉澱。來自六年級,有自己戲劇化的故事,內心住著一個單純、浪漫的小女孩,所以,再辛苦的時候,都還相信著幸福的存在。

 

【誠徵專欄作家】

你喜歡寫作嗎?你擅長用文字觸動人心嗎?

《Women說》邀請對寫作充滿熱情,正經營個人粉絲團或部落格的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歡迎來信投稿兩性愛情、婚姻雜談、心靈勵志主題文章,並於文末附上100字內的作者自介。

文章經編輯部潤飾後更有機會刊登在《Women說》FB專頁,快點把握機會投稿吧→ 聯絡我們

 

Edit:Elisa、 Joyce │ Photo:pinteresst
文章經【田沁禾】授權轉載,非授權請勿轉載

留言
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