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的旅途中,夢想談上一場做作戀愛,卻被「話嘮」爺爺偷了心
勵志感人專欄作家親密關係

環遊世界的旅途中,夢想談上一場做作戀愛,卻被「話嘮」爺爺偷了心

環遊世界的旅途中,夢想談上一場做作戀愛,卻被「話嘮」爺爺偷了心

#擦身而過的後悔

啪噠啪噠,吱咿。

因為面對牆壁躺著所以看不到,但我本能地感覺到了。有人走進這間只有我獨自躺著的房間。

我和帥氣決定分開一個月各自去旅行,然後在阿根廷的伊瓜蘇碰面,這裡是伊瓜蘇的旅館。我比帥氣早一天抵達,因此先找了地方住。這是十六人房,當然是「男女混宿」,這是我們旅行時最常選擇的住宿型態。不分性別,盡可能地「塞」進更多人,因此房價最便宜。但或許是淡季的關係,房客就只有我一個人。我正好覺得空蕩蕩的十五張床有點陰森冷清。

我心想,太好了。而且好像還是個男生,哦呵呵。要來談一場做作的戀愛嗎?我帶著羞紅的心轉身一看,視線的盡頭是一位剛邁入老年的爺爺,正燦爛地笑著。我想也是。就我這種八字,憑什麼做令人臉紅的想像啊?

然而失望也只是暫時的,我立刻露出微笑。爺爺笑得很燦爛的模樣,似乎讓房間的溫度足足上升了三度。笑臉是萬國通用的超級通行證。爺爺,合格!

2048235

評價室友是在接連不斷的多人房生活中養成的習慣。與人種、國籍、年齡、性別、語言、價值觀、生活習慣各不相同的陌生人住在同一間房間,不是只有帶來開心、感謝、幸福的經歷。如果不小心誤闖禁區,可能會因為聞到臭得令人埋怨自己鼻子的體臭而窒息,或是晚上被迫參加氣勢磅礡的鼾聲音樂會。也遇過很多沒禮貌的人。和帥氣一起替室友打分數是我們的小樂趣,也是專屬於我們的防禦方式。

爺爺自我介紹說他是來自俄羅斯的「亞歷山大」,他似乎是想鞏固自己和藹可親的第一印象,所以投出了一記直球。

「你吃飽了嗎?」

怎麼會這樣?感覺好溫暖。這瞬間,幾乎是餓了一整天的腸胃,正好淒涼地播放出汽笛聲。難道他聽見了嗎?雖然很想捍衛那無謂的自尊,但實際上說出口的卻是「我肚子好餓」。本能總是先於理性。接著,餐桌瞬間就擺放在我面前。雖然疲憊不堪,但飢餓還是比疲勞略勝一籌。

307dd26e3d5313a9357002981bcd7f63

愉快的用餐時間結束之後,他就一直纏著我,已經邁入第三個小時了。爺爺的話很多,用話很多還不足以來形容。話的聚寶盆、話的瀑布、話的傳令使,哈……我需要更強烈的比喻,但鄙陋的詞彙能力卻到了令人嘆息的地步。重點是,我完全聽不懂他說的話。來自俄羅斯的爺爺,只有偶爾幾句話是英文,大部分都是說西班牙語。對著聽不太懂西班牙語的我,爺爺豪邁地大笑,還說要直接教我西班牙語,問題是,他要用西班牙語教西班牙語。

我無奈地接受著話的子彈,他卻突然說要泡瑪黛茶給我喝。是的,爺爺的另一個特色就是說話的主題不停地跳來跳去。總之,所謂的瑪黛茶就是被稱為南美洲綠茶的那個茶!正好我很好奇這種茶的味道。喝了一口泡好的茶之後,我做出比實際感覺到的味道還要浮誇約一百萬倍的反應。這是為了替此次對話畫下句點的我個人的雄心壯志。飯後的飲茶就代表要替約會做個結尾吧?希望這個常識性的觀念在阿根廷也通用。

於是,接下來的四十幾分鐘,我被迫聽取有關瑪黛茶的「瑪黛基本理論」課程,從歷史一直到種類、飲用方法、正確的工具使用方法等等。

如果是同齡朋友,就可以用「喂,你話太多了!」痛快地毒罵他一頓,但是現在卻不能這麼做。到底是多想要有說話的對象才會這樣呢?我想起了在海洋彼岸的媽媽,她只要和我通話就會滔滔不絕地說這說那。然而,對於聽不太懂的話,還得做出反應,真的快把我逼瘋了。

522b5a1090e87718abe9a9666c3f0136

第二天,帥氣抵達了。在她進入旅館之前,我先告知她注意事項。比起時隔一個月後重逢的喜悅,這件事對我來說更重要。帥氣露出「話有這麼多喔?」的表情,我帶著她走向戰場。帥氣一登場,爺爺似乎非常高興,立刻找來紙筆,用自己的母語俄文寫下我們的名字。好像不管什麼都好,就是想給點東西的心意。因為很感謝如此溫暖的心意,我們也用漫畫與以藝術字寫成的爺爺的名字做為回禮。

然後,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原本帶著笑容的帥氣,嘴角開始微微發抖。大約在超過三個小時的時候,我們開始摸索各自的突破口。露出感到無聊的神情、簡短的回答、打哈欠、假裝有人打電話來(在南美竟然還會有人打來,這有點太誇張了),最後,我和帥氣用眼神交換某種信號之後,使出了一決勝負的險招。

「太睏了,必須去睡了。」

雖然是強而有力的一擊,但有個很大的瑕疵,就是我們並不睏。而且很悲傷的是,時針才指向八而已。儘管如此,我覺得沉默的修行還是比較好,我轉身面向牆壁躺好,眼睛睜得大大的,眼球一直轉來轉去,就這樣過了一個多小時。吱咿,啪噠啪噠。身後傳來腳步聲和開門聲。太棒了!爺爺出門了!即使門關上了,我還是等靜默一段時間後,才小心翼翼地轉過身。我和對面床上露出一雙眼睛往棉被外偷瞄的帥氣四目交接。我們一對到眼就爆笑出來了。哈,我們到底在幹麼啊。

%e5%ba%8a-%e7%9d%a1%e8%a6%ba-1

從此以後的幾天,不管我們在哪裡,爺爺總是能找到我們,然後向我們搭話。在廚房吃著什麼東西的時候,他就冒出來說:「在吃什麼呀?」躺在旅館泳池邊,他就開砲說:「很熱吧?」偷偷走到外面的陽臺坐著,他就一邊說著:「要吹風嗎?」一邊拉張椅子坐到我們旁邊。甚至在村莊的巷弄裡……他怎麼會像個鬼一樣,到哪裡都可以找到我們呢?一旦開始說話,基本是三十分鐘。如果無法打斷,就會是三、四個小時的苦行。

結果,我們產生了「亞歷山大觸角」。只要聽到爺爺要走進房間的腳步聲,我們就會立即停止正在做的事情,直奔到床上。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嗎?雖然對此感到有些慚愧,但我們也沒別的辦法了。對著聽不懂的話不斷地微笑、點頭,是一個比想像中還要費力的勞動工作。

就這樣,在不能隨心所欲地使用的房間住了四天之後,發生了有史以來最不得了的事件。凌晨六點左右,爺爺叫醒了正在睡覺的我和帥氣。這是真的在睡覺。勉強睜開睜不太開的眼皮,眼前放了一杯瑪黛茶。一大清早,拿什麼瑪黛……那一瞬間,這段期間累積的壓力,全部混在一起爆發出來了。爺爺眨了眨不用張大就很大的眼睛,他閉上眼睛又睜開眼睛,注視著我和帥氣許久,然後走出房間,什麼話也沒說。直到深夜他都沒有回來。

接著,第二天。睜開眼睛一看,不知道怎麼搞的,總覺得房間空蕩蕩的。一起床先觀察爺爺在不在已經變成了一種日常,到處都沒看到他。環顧四周,才發現包括背包和睡袋,爺爺的行李全都一起消失了。然後,我們發現床邊有一個裝滿東西的袋子,被孤零零地放在那裡。

%e6%bc%82%e6%b5%ae-%e5%a4%a2%e5%a2%83-%e4%b8%8b%e5%8d%88%e8%8c%b6

啊……這是瑪黛茶套組。全都是爺爺非常愛惜的東西。他曾一個個地說明品種的茶葉、可以裝熱水的保溫瓶、材質極佳的茶杯,甚至還有可以增添茶風味的竹製吸管。爺爺將這些東西全都留給我們,就這樣突然地離開了。

羞慚、抱歉、愧疚等情緒交織在一起。我竟然對著爺爺最後遞出來的東西,露出極度不耐煩的表情。道別的話一句也沒說……我只是呆呆地撫摸著瑪黛茶套組好一陣子。房間裡很安靜,第一天的空虛感突然襲捲而來。彷彿我又是一個人躺在這間十六人房裡似的。這裡,原本就是這麼寬的房間嗎?曾經充斥整間房的「話語」、有氣概的「腳印」、不斷吱咿響的「門聲」、豪邁無比的「笑聲」不見了。爺爺,不在了。

爺爺的瑪黛茶,一起喝的時候,明明就是苦澀中帶著甜味,爺爺不在之後,每次喝他留下的那個茶時,都覺得極為苦澀。

那套又大又重的瑪黛茶套組,我們一直提著它到巴西。雖然對背包客來說是麻煩到不行的物品,但我們卻無法將它丟棄。活到現在,究竟和多少人像這樣擦肩而過,到底要經歷多少後悔才能成為帶給他人溫暖的人?時時刻刻提醒著這些事情的,除了存在感強大的瑪黛茶套組之外,沒有其他老師了。

亞歷山大,他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壞男人。

因為他仍留在我心裡,隱隱作痛。

▲本文節錄:年屆30,與其結婚,不如夜半脫逃一書


基本 RGB

書名/年屆30,與其結婚,不如夜半脫逃

出版社/采實文化 

作者/ 金帥氣  魏偽善 夜半脫逃

夜半脫逃(야반도주)

三十歲,兩個認識十年的好朋友,歷經718天,環遊5大洲24個國家的旅程。為了留下那些開心的瞬間,成立「夜半脫逃」部落格,寫下旅程中的故事,並且將沿途拍攝的影片上傳到臉書「旅遊成癮(여행에 미치다)」粉絲專頁,沒想到竟被選為「2017年旅遊影片第一名」。回國以後跳脫既定的生活軌道,進行演講、寫作等活動,堂堂正正地和維持生計主義對抗。更藉由兩人的經歷,成為JTBC綜藝節目《Traveler》的構成作家。

金帥氣(김멋지)

本名金妍佑,某一天突然覺得自己很帥,所以賜給自己這個綽號,希望人生可以對得起這個名字。

魏偽善(위선임)

過去以魏敬恩的名字過日子。進入職場後,把公司的職稱「資深專員」加上自己的姓氏,便誕生了代表目前人生經歷的這個綽號──魏偽善。希望未來的人生不要活得像這名字一樣。

 

【誠徵專欄作家】

你喜歡寫作嗎?你擅長用文字觸動人心嗎?

《Women說》邀請對寫作充滿熱情,正經營個人粉絲團或部落格的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歡迎來信投稿兩性愛情、婚姻雜談、心靈勵志主題文章,並於文末附上100字內的作者自介。

文章經編輯部潤飾後更有機會刊登在《Women說》FB專頁,快點把握機會投稿吧→ 聯絡我們

 

Edit:Elisa、 Joyce │ Photo:pinteresst
文章經【采實文化】授權轉載,非授權請勿轉載

留言
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