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建立一個保護區│全然接收外界的負面評價,其實是在無意識地否定自己
專欄作家正面思考

為自己建立一個保護區│全然接收外界的負面評價,其實是在無意識地否定自己

 為自己建立一個保護區│全然接收外界的負面評價,其實是在無意識地否定自己

玉玲,生活在一個幾乎不說什麼正面肯定話語的家庭,從有記憶以來,她就覺得自己做什麼都不對。媽媽總是說她不會看臉色、反應遲鈍;爸爸總是說她長得不好看,像是垃圾堆撿回來的。

玉玲有一個姊姊,不僅人聰明、相貌漂亮,還總是知道怎麼說話討大人開心。玉玲總是覺得不公平,好像所有的好,都生在姊姊身上了,而自己卻一點好都沒有。

玉玲心理上覺得自己不如姊姊優秀的痛苦,不只在家如此,連到了學校,老師們也總是將兩人放在一起比較,頻頻對玉玲說:「那個王玉琪是你姊姊吧?妳們怎麼能差那麼多啊?妳姊姊很優秀啊,妳知道吧?妳再不多努力一點,以後就完蛋了!」

玉玲每每聽到老師們將姊姊的名字提出來,就只能把頭越縮越低,好想把自己藏起來,別有辱姊姊的名字。但是,心裡又覺得好難過,為什麼自己被說得這麼差?難道自己真的完全沒有好的地方?

對玉玲而言,既不知道心裡的不服氣該向誰說,也不知道該怎麼幫自己平反。她忍不住跟媽媽抗議,覺得沒有一個人喜歡她、肯定她。沒想到媽媽給她的回答是:「妳以為妳是誰,還要別人對妳說好聽話啊?妳要是真的優秀,難道別人會看不出來?」

STOCK UP-SplitShire_9434

▲Photo:pinterest

媽媽這句回答,簡直成了永遠無法被推翻的真理似的,讓玉玲覺得自己真的很糟糕、很差勁,別人對自己的指指點點也都是真的,都是因為自己不夠優秀,否則也不會被人說閒話。

而這個影響,彷彿將玉玲大腦篩選資訊的功能去除,只要是有關對她的評論和看法,特別是偏向負面的,玉玲都會牢牢記住,毫不考慮,無法過濾那些批評對自己究竟是有益的,還是無益的。當然,玉玲也無法從中更加體會與了解到,別人對她的那些評論和看法,其目的和動機究竟是什麼。

因此,從玉玲的求學過程,再到求職生涯,她所記得的,大多是別人對她說過的負面評語,像是「妳怎麼那麼笨?」「妳會不會用腦?」「妳能力真差」「妳大概沒什麼前途了」⋯⋯

玉玲心裡還是會出現那種不服氣的感覺,但只能內傷在心中;她也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好反駁的,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很笨、能力很差,對自己也充滿懷疑。每當別人數落她一句,玉玲就會在心裡用千萬倍的力道,不斷羞辱及謾罵自己,就因為自己這麼丟臉、這麼沒用,才會讓人有機會看輕自己、批評自己。

可想而知,玉玲在生活中及人際互動中,只要聽到別人的一句負面評語,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玉玲都會放大這句話,彷彿這句話是巨大的岩塊從天而降,把她打趴在地,動彈不得;也像是黑色的泥沼,拖住她,讓她不斷往下沉,讓她喘不過氣。

久而久之,玉玲變得害怕跟人互動,也怕與人接觸。她心想:自己只要站在人前,就會被看到很可笑、很糟糕的地方,就算一時之間沒有被看穿,只要開口說話,有了些許相處的機會,別人就會開始厭惡她,覺得她真是一無是處的人。

漸漸的,玉玲不再需要旁人出言批評,她的內心就是一個充滿批評的空間。而她對自己的批評中,不僅時常出現過去那些難聽的話語,甚至還加上對自己的厭惡和怨恨,覺得自己怎麼可以那麼失敗和沒用,終日活在陰鬱及自我挫敗的沮喪情緒裡。

1490941390-7145-large-287457-2

▲Photo:pinterest

從小到大,我們就像玉玲一樣,避免不了被評價、被貼標籤的過程。從很小開始,我們就受到這些人際回饋的影響,不僅從中認識自己,也從這些看法和評論裡,辨識出哪些是自己認同的「我」,哪些則不是。

如果環境中,總是出現對你大肆批評和攻擊的言語,那麼,你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開始形成對自己的負面觀感,也可能有非常多疑惑,像是:弄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什麼樣子?自己真的像別人說的那樣,是這麼糟糕、這麼差勁的人嗎?怎麼別人說得那麼斬釘截鐵,好像他比你更知道自己的真實模樣?

在那些被數落、被批評的日子裡,你可能常搞不清楚,究竟要怎麼做,才不會被人說話?才不會遭人非議?所以,你總要自己小心謹慎,把自己弄得緊張兮兮。即使事情過去了,仍要反覆檢視,就怕哪個環節沒注意到,就會又惹到哪個人,對你多加指正和批判。

這種日子,你肯定過得不輕鬆,人累心更累。你總是不懂,為什麼會那麼害怕別人的三言兩語,也那麼在乎這些負面的批評,好像只要一有負面聲音出現,你整個人就像根本不該活在這世界上似的。

你從來沒有思考過,那些大肆批評、數落你的人,其實根本不是在對你說話,而是在發洩他們自己的情緒,找一個代罪羔羊出氣。表面上,是用批評來指正你,還會說「都是為你好」「給你改正的機會」,但事實上,話語的內容根本沒有建設性,徒然踐踏你的自尊,為的只是維護和鞏固他的自我優越地位,或平衡他失控焦慮的內在。

可是年幼的你不懂人心的詭詐和不誠實,認定了必然是自己不夠好、很糟糕,才惹得他人非得這樣批評你、數落你、訓斥你。

1490855051-6470-large-1409594-1

▲Photo:pinterest

事實上,在華人的社會中,我們人際溝通和互動的能力往往不足,無法確切知道如何處理不同和差異,也無法了解如何與別人形成共識。當覺得別人怎麼不如自己預期、不符合自己的期待時,我們並不是設法溝通或協調,也不是了解問題真正的關鍵所在,而是劈頭就用一句指責或怪罪,把別人否定了、貶低了。至於先入為主的觀念,更是在不同的關係裡作祟,以自己的既定成見,斷定他人的狀態。

若是再加上斥責及吼罵,那麼被無同理心與關懷心對待的個體,就猶如屠夫刀下的生命,只能任其宰制。

為什麼華人社會中,總是充斥著批評及謾罵呢?無論在家人、伴侶或親子,再到職場同事之間都是如此?

不管在家庭或求學過程,乃至到職場,我們其實沒有什麼好的經驗,讓自己知道在關係裡好好溝通是什麼樣子;也無法得知如何與他人進行「聚焦的對話」,所以,在很多人際互動的情況中,大多以壓抑和忍耐因應,然後,渾然不覺地囤積了許多不舒服及糟糕的感受,到了忍無可忍時—就像是垃圾箱塞滿了亂七八糟的雜物,再也塞不下了—就以抱怨或謾罵的方式,消除自己的內在壓力和情緒痛苦。

在這種情況下,有一種很糟的情況會發生,那就是:遭人胡亂發洩壓力的個體,在關係裡往往是被視為「弱勢」的對象,從某個方面來看,也就是讓人感覺「安全」的對象;不會反擊、不會抗議、不會引發後續麻煩、不會很難收拾⋯⋯而這樣的對象,最容易是孩子,或是下屬。

因為無懼於弱勢對象的反應,於是,批評和謾罵總是不可收拾地上演,甚至形成「只要看到這個人,就毫不猶豫開啟批評和謾罵模式」。

可想而知,如果被人拿來發洩情緒和任意謾罵批判的個體,是個小孩的話,他肯定弄不清楚狀況,無法辨識:究竟是自己真的太糟,還是那個人的情緒管控太糟?究竟是自己真的欠罵,還是那個人只會用罵的方式說話?

當我們的生命,從來沒有機會停下來辨識及思考「為什麼外界的那些人,要那樣說話?」「為什麼他們這樣說我,我就一定是他們口中說的那樣呢?」時,毫無疑問的,你會毫不考慮地將外界對你的負面評價接收進來,並且無意識地拿那些別人的評價和批評,來責備和否定自己。

1490590797-7822-large-698947-1

▲Photo:pinterest

當我們已成長到成人的階段、心智年齡應該成熟的情況下,沒有誰應該再被視為小孩一樣,始終被叨念和責備。即使是一個孩子,這樣的教養方式,也不會讓孩子學會思考、練習自己面對和解決問題,反而會造成孩子行為退縮和消極的後果。

若是只會以批評和謾罵的方式對待別人與對待自己,這樣的人,換句話說,就只會這種說話方式,沒有其他與人溝通的技巧了;既不會引導,也無法聆聽和回應,只有主觀的評價和批判,這樣根本是個不會溝通的人。

如果你也受幼年經驗的影響,長期被灌輸許多對你的批評和否定、吸收了許多人對你的宣洩和謾罵,那麼你要知道,你所形成的內在模式,會讓自己反覆處於受傷狀態中。這不僅會在大腦留下不可抹滅的創傷,還會讓你往後不斷地、沒有選擇性地一直記取那些不堪入耳的批評和辱罵,並且放大那些人所說的評價和看法,那是你曾經最感到受挫、受傷的情境,卻不知道怎麼終止它,也不知道怎麼遠離它。你以為,只要批評和辱罵出現了,就要小心翼翼地聆聽,好修正自己的錯誤、改善自己的行為或問題。

但是,我要告訴你,不是的,一個真心要讓你提升及進步的人,會用你真的能吸收、消化的方式,引導並協助你學習與成長,而不是毫不顧慮你的感受及想法,任意批評謾罵。如果,你發現強迫自己接受的那些批判和辱罵,讓你心理能量更低落、內在更灰心喪志、萌生退縮及消極的反應,那麼,請覺察:你的內在模式,是否正讓無意識的批評和否定攻擊你自己呢?

如果你正在無意識「有樣學樣」地攻擊自己,請先為自己設下一道安全防護網,就像不要讓霧霾侵害我們的呼吸道一樣,你也有權利不要讓毒言毒語入侵你的腦細胞。

越來越多大腦科學研究顯示,謾罵及言語攻擊(包括羞辱、譏諷、嘲笑、批評)的高壓情境,對人類大腦發展會造成阻礙,不僅使人深受內在混亂情緒折磨,也會造成自我(self)發展的缺失;嚴重者,甚至會造成不可逆回的腦傷,終生處於「受傷的小孩」狀態下,無法具備社會面及心理面的完整發展能力。
若你開始覺察到過往早年經驗中,那些批評和謾罵、羞辱和否定,對你產生的影響與干擾,那麼請你務必開始施行「防護計畫」,讓自己的內在空間,不再習慣性地記錄和播放那些負面的、傷害你的語言和詞彙。請為自己內在建立一個隔離的保護區(心理空間),不讓侵害一下子就進入,也能保護好你的生命核心。

▲本文節錄:可惡的他人和可憐的自己一書


可惡的他人和可憐的自己

書名/ 可惡的他人和可憐的自己

出版社/ 究竟

作者/  蘇絢慧

諮商心理師,璞成心遇空間心理諮商所所長、璞成心理學堂創辦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研究所碩士。

曾任醫學中心臨床社工師、諮商心理師及臨床教師(督導)。兼任大學諮商中心諮商心理師、基金會諮商心理師。

長期投入在專業助人工作領域,已超過二十年。除了進行個人諮商、伴侶諮商、團體諮商,以及心理課程的教育之外,持續以寫作的方式,推動社會大眾關注心理健康議題,和學習關懷自我個體化的成長及發展。本書是第20本作品,其他已出版作品包括《七天自我心理學:找回原本美好的你》《你過的,是誰的人生?》《敬那些痛著的心》等(以上皆為究竟出版)。

本文章由【究竟出版】授權

cover photo:女人說製作,非授權請勿轉載

【誠徵專欄作家】

你喜歡寫作嗎?你擅長用文字觸動人心嗎?

《Women說》邀請對寫作充滿熱情,正經營個人粉絲團或部落格的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歡迎來信投稿兩性愛情、婚姻雜談、心靈勵志主題文章,並於文末附上100字內的作者自介。

文章經編輯部潤飾後更有機會刊登在《Women說》FB專頁,快點把握機會投稿吧→ 聯絡我們

留言
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