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女人藝人動態

她不在乎男人怎麼看自己│李月亮 :徐靜蕾活成了300年後女人的樣子

她不在乎男人怎麼看自己│李月亮 :徐靜蕾活成了300年後女人的樣子

作者\李月亮

微信公眾號\李月亮(ID:bymoomeye)

01 

徐靜蕾

 

▲Photo:翻攝自徐靜蕾微博

徐靜蕾的爸爸是典型的虎爸,管她特別嚴。

魯豫去徐靜蕾家做客,徐爸爸拿出厚厚幾大本手抄育兒寶典,都是徐靜蕾小時候他去圖書館一個字一個字抄的。上面密密麻麻寫著對徐靜蕾的訓練規劃,比如每天學英語、練書法、背古詩、寫日記等等等等。

徐靜蕾在旁邊,一臉痛苦委屈,說“好慘吶。”

其實類似的話,徐靜蕾在很多場合都說過。她說她爸是最嚴厲的父親,最用功的父親,最兇的父親。

“我從小受的是挫折教育,就是你不行,你差遠了,所以我心裡形成了很固定的評判標準,當我得意的時候,心裡自然會有個聲音說,別臭美了。”

“我爸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我身上。小時候對他除了怕,沒什麼其他感情。”

“我從小就老被罵,所以現在誰罵我也不生氣,都沒我爸罵的狠。”

到現在,徐靜蕾在她爸面前寫字還哆嗦,因為小時候她爸老瞪著眼盯著她寫字,寫不好就特別兇。

而之所以逼徐靜蕾練書法,徐爸爸的理由你肯定想不到:“那時候沒電腦,各企業機關貼通知,都是毛筆字,所以每個單位都得有個會寫毛筆字的。書法好就比較好找工作。”

40 歲的徐靜蕾一直在旁邊說“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找不到工作呢?”

這應該是她從小到大一直想說的話。

而徐爸爸好像從來都聽不見女兒的心聲。他對自己的教育很滿意,自言“累累碩果,足慰平生”。

天下虎爸都一樣:以嚴厲的管教,培養出了看起來十分優秀的孩子,於是一直沉浸在成功的自豪裡,至於這種嚴苛有沒有給孩子帶來的負面影響,他們不在意。

這可能是徐靜蕾始終無法和父親和解的部分。所以她經常在採訪裡講自己的童年陰影。

因為聽者往往不能感同身受,徐靜蕾便每次都自己評價“挺慘的”“很可怕”。

這是她在努力尋求心理認同:那麼簡單的道理,我爸就是不懂,大家來幫我評評理。

人小時候吃的苦有兩種:一種是劉強東那種物質的苦——半年吃一次豬油拌飯,吃完得拿開水沖三碗當湯喝。第二種就是徐靜蕾這種精神的苦——被父母捏得死死的,不被尊重,沒有自由。

我們這代人大多經歷的是第一種。我們的孩子大多正在經歷第二種。

這第二種其實很可怕。當父母把很大精力放在一個孩子身上,懷著強大信念要把孩子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樣子,這個孩子,其實是很痛苦卻沒什麼反抗餘地的。

因為父母有絕對的能力掌控他,會用最嚴厲的方式逼他就範,他根本逃不過。

而這種虎爸狼媽的教育方式到底好不好?

看看徐靜蕾就知道了。

一方面,她很優秀,事業有成,多才多藝。

另一方面,她叛逆,容易緊張,缺少幸福感。

所以,嚴苛教育是把雙刃劍。只是父母最後往往只看到表面的成果,洋洋自得。孩子最終感受到的是內心的真實,糾結一生。

 

02

徐靜蕾

▲Photo:翻攝自徐靜蕾微博

徐靜蕾的叛逆,在父母漸漸管不著她的時候,激烈地爆發了,而且一發不可收,直到現在。

大學時徐靜蕾玩搖滾,穿衣打扮是又髒又痞的那種邋遢帥。

大二時她認識了大自己 18 歲的王朔。那時王朔已經紅炸天,但據說對徐靜蕾很著迷。

而徐靜蕾對王朔的感情則比較複雜,應該是很多因素的累積。

一是王朔的名氣和才華,讓他自帶巨大魅力光環。

二是徐靜蕾正處於嚴重叛逆期,致力於突破規則、快意人生。

三是王朔的超前思想和徐靜蕾爸爸完全相反,正好符合了徐靜蕾的內心需求。

徐爸爸是抄幾大本育兒真經、為了讓徐靜蕾好找工作天天逼她練書法那種,認真得有些迂腐的爸爸。

王朔對女兒的態度則極其開放跳脫,他很多次說:

“ 我是她父親,我不包容她誰包容她?她要在我這都沒安全感,在哪兒能有安全感?她有多大的錯誤,我都替她擔了。”

“把孩子訓練成一個賺錢機器,表面是為孩子好,其實是想自己將來有個靠山。無情剝奪孩子童年的快樂,這不是愛孩子。”

“我什麼都不希望她。就希望她快快樂樂過完一生,我不要她成功。我最恨這詞兒了。”

 

在專製家庭受夠苦頭的徐靜蕾遇到這樣的王朔,一定是立刻覺得“找到組織了”。

之後,徐靜蕾在王朔的力荐下,演了趙寶剛的《一場風花雪月的事》等片子,開始爆紅。

再之後,徐靜蕾導演了她的第一部電影《我和爸爸》。電影裡的爸爸,對女兒的態度基本都是“沒事兒,不用好好學習,將來爸養著你”,跟王朔如出一轍,當然,跟徐爸爸完全相反。

這是徐靜蕾在彌補童年的缺失,也在表達對王朔的深度認同。

王朔這種思想超前智商超高又有點油痞的男人,一般女人既不喜歡也 hold 不住。但徐靜蕾的聰明和大格局,讓她正好能跟得上王朔的思維,並能納其精華,去其糟粕。

原生家庭的嚴苛管教,製造了徐靜蕾的強大叛逆心。而王朔的引領,又讓這叛逆插上了翅膀。

所以,後來的徐靜蕾,表現出了與普通現代女性的極大不同。

 

03

徐靜蕾

▲Photo:翻攝自徐靜蕾微博

有的人叛逆,就是單純的叛逆。你們都說這麼對,我偏不,我非要跟你們反著來。

但徐靜蕾顯然是過了這個低級階段。她的叛逆,是有思考的。

比如,她沒打算結婚。

她和黃立行在一起八年了,這個成長於美國、走紅於台灣的男朋友,徐靜蕾特別滿意。

每次記者問她喜歡黃立行什麼,她的回答都特別肯定:“哪都好”“優點太多了”。

徐靜蕾說自己是個不太正常的人,固執,糾結,鑽牛角尖,但她跟黃立行在一起完全不會吵架。因為黃立行特別平和、從容、健康、正面,接納度特別高。

 

徐靜蕾有個很好的比喻:“ 這個人就像心理醫生給我開的藥。 ”

那種感覺大概是,你從小被關在一個嚴苛、無理的規矩籠子裡,大人緊張兮兮地管著你,把你當試驗品一樣盯著,你彆扭死了,但無能為力。

後來你遇到一個人,他特別尊重你,給你足夠的自由。

你想幹嘛他都允許。

你拿不定主意時,他幫你做選擇。

你焦慮糾結急得不行時,他穩穩地說“沒關係的”。

你遇到他,就像一個渾身是刺兒的人遇到了一個柔軟的棉墊子,特別舒服,特別平和,特別不想離開。

最讓人上癮的關係就是這種——你有病,剛好他是藥,他的存在,是對你生命的彌補和救贖。

但縱然有這麼合適的男友,徐靜蕾依然沒有把結婚生子列進人生規劃。

她說愛情是必需品,但婚姻可有可無。

她羨慕黃立行的父母,直到現在仍然手拉手出門,從不吵架。

而她自己的父母則從年輕吵到現在。至今她帶著父母旅行,精神都非常緊張,生怕他們一言不合又吵起來。

她說“現在一想到’家庭’,潛意識裡就覺得吵,很吵。不會覺得是和和睦睦相敬如賓那種。”

這是她不想結婚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就像從小缺錢的孩子長大就特別渴望錢一樣,從小就缺自由就孩子,長大會拼命要自由,一丁點束縛都不願有。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並不需要透過婚姻去得到什麼。

“人們說婚姻是個保障,我覺得我的人生不需要這樣的保障,情感上我很有安全感,經濟上更不需要誰來保障我。”

“其實我想拍個電影,講幾百年以後,婚姻制度取消。兩個人結婚,全世界嘩然,什麼叫結婚?結婚是什麼意思?然後一個特別老的老頭說好像幾百年前是有這麼個制度。”

嗯,我相信幾百年以後婚姻很可能會走到那一天。

但在遠遠沒到那天之前,能活成那個樣子的人,也並不多。

因為那不僅需要勇氣、叛逆心、超前思維,更需要強大的自身實力。

徐靜蕾都具備了,所以活得特別開。她的很多言行,都讓人隱約覺得是 300 年後女人的樣子。

她不在乎男人怎麼看自己,“愛怎麼看怎麼看”。

她不覺得有男人求婚是個什麼榮譽。每次談戀愛她就跟對方說,“咱不來這套,我不稀罕”“我想結婚的時候自己會說話”。

她不想要孩子,又怕老了後悔,所以冷凍了卵子,以防萬一。

她能理解男人精神出軌,“精神出軌,我肯定能接受。那就是一種欣賞吧,為什麼你不允許別人去欣賞其它美的東西呢。”

她也能諒解前男友劈腿,“人身上都會有些壞東西,出軌是件壞事,但並不意味著出軌的人就是人渣王八蛋。只能說他在脆弱時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本能,我不覺得這是多麼不可原諒的錯誤。”

“我雖然有時也會嫉妒,會想抽他。但最後還是覺得應該寬容。”

徐靜蕾從 19 歲以後就沒斷過男朋友,但她跟所有前任都保持良好互動,她說“你心裡充滿了感激,總比覺得誰都欠你要好吧?不是說一定要和前任維持朋友關係,我就是說不要有怨恨。

如果真的是曾經深愛過的人,為什麼不能成為朋友、家人?在世界上多一個親人不好嗎?”

——她已經徹底脫掉了市井小女人的狹隘,傳統觀念基本拿她沒轍了。

徐靜蕾

▲Photo:翻攝自徐靜蕾微博

當然,很多人看不慣她,老覺得她這種前衛非常不對,但誰也說不出哪裡不對。

她被扣過最大的帽子是“女人都跟你一樣不生孩子,人類不就絕種了嗎?”

這特別可笑。

因為“如果所有人都跟你一樣”是個完全不成立的句式。否則你可以拿它來批判任何人:

有人想當老師,你可以罵:要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當老師,誰來當醫生救病人?

有人高考滿分,你可以罵:如果所有人高考都滿分,高考還有什麼意義?清華錄取誰呢?

事實上,人和人的想法永遠不可能全一樣。有想當老師的,就有想當醫生的。有恨嫁的,就有恐婚的。

有不想生孩子的,就有想生一支足球隊的。有對婚姻無感的徐靜蕾,就有在婚禮上從頭哭到尾的阿嬌。

大家誰都沒有錯。

我們既然贊同生物多樣性,就應該支持人類多樣性。

用徐靜蕾的話說“人應該想幹嘛就乾嘛。你覺得結婚幸福,你就結婚,我會恭喜你,也給你送禮物。但我覺得不結婚也很幸福,你為什麼就不能祝福我呢?”

為什麼呢?

大概是因為,層次越低的人,越希望別人都跟自己一樣,以證明自己是對的,安全的。

而層次越高的人,越懂得尊重個體差異,懂得就算自己喜歡紅色,別人喜歡綠色也沒錯。他們不需要通過同化別人來證明自己,人家非常清楚自己該怎麼活。

 

04

徐靜蕾

▲Photo:翻攝自徐靜蕾微博

不誇張地說,清楚自己該怎麼活,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

而且你必須是自己的人生規劃師,必須自己琢磨自己做主,誰都幫不了你。

偏偏大部分人惰於思考,一輩子都在跟著別人的思路走。木木茫茫走到最後,好像每一步都對,但結果卻錯了。

那是因為,對別人正確的事,對你就未必。

所以每個成年人都應該保持必要的叛逆心,當世俗告訴你“人應該怎樣怎樣”時,你要下意識地反問一句“我為什麼要那樣?”如果沒有足夠有說服力的理由,你就可以說不。

我們常說眾生皆苦。

但你有沒有想過,什麼叫“苦”?

答案應該是: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跟做什麼事情無關,跟你的意願有關。

同樣是喝酒。

如果你喝不了酒,但為了工作不得不天天喝得爛醉如泥,那麼你活得很苦。

而如果你是一酒鬼,那每天約上三五酒友吹著牛皮喝幾口,是非常快活的。

所以,人要想活得不苦,就應該去過為自己量身打造的生活。

徐靜蕾就是這種。

不完美的原生家庭,讓她性格里始終有一種擰巴。這樣的人不容易快樂。但她的厲害在於,成年後始終保持獨立思考的能力,所以越活越通透,最大可能地過著內心真正想過的生活。

她應該是未來女性的一個範本。

一個女人最理想的狀態,應該就是這樣:不卑不亢,不狹隘也不粗糙,對自己有清醒的認知,對人生有清晰的主見,慢慢地堅定地,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李月亮原創文】徐静蕾:一不小心活成了300年後女人的樣子

 

作者簡介:李月亮

高人氣專欄作家,新女性主義者,扎實寫字的手藝人。解讀情感,透視人性,以理性和智慧陪萬千女性成長。新書《婚戀心理學:愛過你,不如愛著你》熱賣中。微信公眾號:李月亮(bymooneye)。轉載請聯繫作者授權。

 

本文章經由【李月亮】授權轉載

cover photo:女人說製作,非授權請勿轉載

【誠徵專欄作家】

你喜歡寫作嗎?你擅長用文字觸動人心嗎?

《Women說》邀請對寫作充滿熱情,正經營個人粉絲團或部落格的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歡迎來信投稿兩性愛情、婚姻雜談、心靈勵志主題文章,並於文末附上100字內的作者自介。

文章經編輯部潤飾後更有機會刊登在《Women說》FB專頁,快點把握機會投稿吧→ 聯絡我們

留言
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