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女人娛樂焦點睡前想想

殘酷淺規則│女明星遇上不走心的攝影師,結果就是一場災難

附件資訊 殘酷淺規則│女明星遇上不走心的攝影師,結果就是一場災難.

美是有期限的嗎?

對明星來說年齡跟肌膚是致勝關鍵,

這樣會不會太慘忍了些……

「美人遲暮」四個字對明星來說,真的很殘忍。

林心如

▲Photo:翻攝自林心如微博

照片再碰上一個不走心的攝影師,簡直就是災難現場。

前段時間視覺中國拍攝的林心如出席電影節照片被曝光。

這組圖,讓林心如上了熱搜。

林心如

不少網友感慨女神也臉殘了:

天吶!這還是我們的不老女神林心如嗎?簡直形同鬼片!

攝影師技術如何暫且不論,不能接受老去,痴迷少女臉的風氣,

或許才是導致這次吐槽的關鍵。

林心如的微博回應:

因為看多了盛世美顏,明星稍微一個暴露年齡的照片出來,人們就接受不了。

 

#1 .社會逼著女明星年輕;明星對大眾負有責任

宋丹丹曾說:我到了三四十歲,基本上沒人找我拍戲了。

一句話暴露了國內女演員的中年危機。

在大部分人的認知裡,女演員就該光鮮亮麗,貌美如花,

要求更高還得鮮嫩可口,秀色可餐。

不老女神的稱號就像擊鼓傳花一樣,

傳到誰頭上就是無形的冠冕,金光閃閃被萬人艷羨。

先有趙雅芝,後有俞飛鴻,她們被盛讚的,往往離不了那張不老的容顏。

看客們羨慕,對於女演員們來說,其實是一種緊迫感。

欲承這不老的皇冠,她們只能拼命保持年輕,而不敢優雅地老去。

美國女演員-梅麗史翠普,如今年近70歲,依舊活躍在好萊塢。

梅莉史翠普

▲Photo:翻攝自穿著Prada的惡魔劇照

2006年,她憑藉《穿著Prada的惡魔》這部電影獲得巨大關注,那年她57歲。

這樣的她,沒有被噴,反倒因為年齡帶來的成熟感,白了的頭髮也顯得特別出彩。

 

亞洲卻鮮有女演員敢將這樣的狀態示於人前,她們清楚那樣大概只會招來吐槽。

於是三四十歲的女演員在螢幕前的角色,不是故作可愛的少女,

就是和家長里短糾纏的媽媽婆婆。

曾經在《大明宮詞》中有過優秀表現的歸亞蕾,在雜誌採訪中說:

作為有了年紀女演員的悲哀,就是所有能接到的角色都是婆婆。

歸亞蕾

▲Photo:翻攝自歸亞蕾微博

 

另一個婆婆專業戶潘虹也說:

我已經厭倦了扮演婆婆,然而我只能接到這樣的角色。

即使我在美劇中看到的最標籤化的婆婆,

她們也擁有自己千奇百怪的感情生活,而不是只擁有自己的兒媳婦。

看到她們的現狀,就能清楚地明白一件事。

中國,至少電視螢幕上,幾乎沒有欣賞上年紀的傳統,

只有永遠年輕,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大眾審美禁錮了明星,同樣,明星行為也影響著大眾。

 

《戰狼2》女主角盧靖姍在戛納電影節上走紅地毯時,被網友吐槽腿太粗。

霸氣回應的她,順帶揭露了演藝圈的一個現實。

有些人可能不知道我們這個圈子,

你們每天把我P得我白白的、腿長長的、皮膚好好的。

那些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就好比以前的我,不開心,

覺得自己不夠完美。其實我們是有責任的。

到處充斥著不老美人與小鮮肉,普通人似乎沒了存活之地。

范冰冰

▲Photo:翻攝自范冰冰微博

 

之前范冰冰在節目上提到一款面膜,隨之而來的是這款面膜被瘋搶,

購物app瞬間上架數不清的同款。

為了年輕的容顏常駐,大家使出渾身解數,

去整容醫院,使用各種高昂的護膚品。

因為大家都喜歡少女臉和凍齡,而不是與油膩掛鉤的中年大嬸。

女明星光鮮亮麗,普通大眾追逐美麗。這樣的相互作用,

看上去就像是一對感情消失的情侶,

互相妥協遷就維持現狀,誰都不能做真正的自己。

 

#2. 畸形審美標準

對明星、普通人都是折磨。

當今社會越發畸形的審美標準,無論是對林心如,

還是對鄰家女孩,都是種折磨。

身高169cm的林允發微博稱已經完成目標體重44公斤,但仍覺腿粗。

林允

▲Photo:翻攝自林允微博

52公斤時她說瘦7公斤玩玩,也在大號時不時發健身照。

小號卻記錄著她減肥的辛酸,完全靠一個字——餓。

後來,林允甚至自嘲瘦脫相。

女明星們苛刻的自我要求,一方面彰顯了現代女性審美的艱難,

健康美在人工美面前依然遜色,另一方面也產生著暈輪效應。

普通女孩爭相加入明星們標榜的審美行列,

紛紛踏上了忽視自我,尋求審美共同體的道路。

看看之前網絡上興起的以瘦為美之風。

鎖骨放硬幣、鎖骨養金魚;胯骨橋、後背蝴蝶骨等此消彼長;

再後來又被A4腰刷屏;這還沒消停,又有iPhone腿……

總結起來,一個字—— 瘦。

 

#3. 自我接納,也自我欣賞

沒有小V臉、A4腰從來不是原罪,帶來的壓迫感卻實實在在地折磨著我們。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改變正在發生。

「形象的威力是很大的,但形像也是表面的。」

超模 Cameron Russell在TED演講中如是說。

穿著性感裙裝的她在眾目睽睽下,脫下高跟鞋,

套上舒適的毛衣和長裙。

只用了幾分鐘,就顛覆了人們對她的印象。

意大利美學集大成者Benedetto Croce根據藝術即直覺、

藝術即表現推導出美即直覺、美即表現。

簡單來說,美應當是自成一格的。

我覺得我挺好的,憑什麼你一撇嘴,我就得否定我自己?

沒有人能同時取悅所有人,這也是我們該接納自己的原因。

至於那些不同,與他人的差別也好,與絕代美人標準的距離也罷,

都不足以成為困擾。由於它們,每個人才成為獨一無二的個體。

劍橋博士王若菊同樣是審美標準的反叛者。

在所有人都追求要嘛瘦,要嘛死的人生目標時,

她做起了大碼女裝,希望幫助胖女孩們找回生命力。

這個世界大概有九千多中鳥,兩萬多種魚,

怎麼就只有一種女孩兒是美的呢?

王若菊不能理解,憑什麼胖子不能愛美,憑什麼胖子就該整天愁眉苦臉。

她的女裝店裡的那些大碼模特,無一不真實、自信、陽光、快樂;

而攜帶家族肥胖基因的王若菊本人,也選擇接納這一切。

愛自己的能力,這些姑娘們從未失去過。

趙慶喜

▲Photo:翻攝自奇葩大會微博

就像那個在《奇葩大會》上,

向這個存在審美偏見的社會喊話的大碼女孩兒趙慶喜:

我胖,但我過得很好。

 

跳出既定的審美框架,還意味著欣賞自己。

2015年,一個叫做“真美畫像”的視頻走紅網絡。

視頻中,素描師在不觀察被畫對象的前提下,

首先根據女孩們對自己長相繪製一幅肖像,

再根據他人對這個女孩兒的描述繪製一幅肖像。

於是,神奇的事發生了。

女孩兒自己口中的下頜很寬,在別人眼中變成了瘦瘦尖尖的,

很好看;一張自己看來只是圓圓、富有肉感的臉,

別人卻覺得鼻子很可愛;自己只注意到臉上的雀斑很多,

別人卻看到了一雙美麗的藍色眼睛。

事後當這兩幅畫被呈現在被畫對象眼前時,女孩兒們都吃驚了。

無一例外地,第二幅畫明顯比第一幅更樂觀,更友善,當然也更美。

這也是中國女孩兒身上缺少的東西。

 

一份橫跨亞洲10個國家和地區的調查報告顯示,

僅有4%的中國女性認為自己是美麗的。

跳脫不了既定的審美標準,使我們無法發掘美麗。

改變現狀的第一步,就是嘗試自我欣賞,

取悅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讓那些畸形審美見鬼去吧。

我們都要有欣賞自己的能力,

只有真正的愛自己、接納自己,

才能不被世俗眼光束縛。

本文cover photo│文章
由女人說網搜整理製作
非經授權請勿轉載

留言
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