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a7%90%e5%a4%ab%e5%a4%9a%e6%ac%a1%e5%b0%8d%e5%a7%90%e5%a7%90%e6%80%92%e5%90%bc
婚姻雜談睡前想想編輯精選

《姐姐》姐夫多次對姐姐怒吼:妳不想無條件離婚,大不了上法院,外科醫師不怕上法院的啦!

%e5%a7%90%e5%a4%ab%e5%a4%9a%e6%ac%a1%e5%b0%8d%e5%a7%90%e5%a7%90%e6%80%92%e5%90%bc

作者\異鄉人

他們從中國跋山涉水的蜜月旅行回來之後,已經是2016年八月底。那一次旅行,從天子腳下的北京,走到了大漠邊疆。抵達北京故宮那天正下著雨,姐夫只是垮著一張臉,逕自走著,無論姐姐百般討好,他都不為所動,說是下雨天,人又那麼多,心情不好。讓姐姐心裡很過意不去,彷彿他怪罪的是姐姐故意挑著麼多雨的天氣來。

中國大陸上網不易,即便用了VPN,也很難連得上LINE,當他們到了圓明園,終於連上LINE,姐姐便拍了著名著西洋樓景區那一座在歷史課本出現的拱門傳到家族群組,原本以為沒有到過中國的婆婆會覺得終於看到了課本裡面出現過的照片而感到欣喜,她卻回答:「哇!好荒涼的廢墟!」姐姐心想,這是我抓準了沒有遊客在前面拍照的空檔才捕捉到的呢!卻也驚訝,婆婆看似交遊廣闊,而且去過很多地方,卻連這個在課本中出現過無數次的西洋樓遺址都沒見過。

%e5%9c%93%e6%98%8e%e5%9c%92

▲Photo:圓明園圖/異鄉人

那一次長達兩週的自助蜜月旅行,姐夫的情緒隨著旅途的順遂與否,起伏也特別明顯,有時候走太多路,回到飯店便兀自生悶氣,無論姐姐百般討好,就是不理會;吃到美味的食物,像是新疆烤肉時,他又高興得令姐姐覺得她是很幸福的女人。

外在世界是他的主宰,不只是在旅途中。

他有一次跟姐姐說,他也不是很喜歡當醫生,就只是一份工作,薪水比較好,社會地位比較高而已,其實對這個工作沒什麼興趣。

再有一次,姐姐、姐夫、姐夫的媽媽和奶奶在客廳,兩個身材顯胖的中老年婦女意有所指地對姐姐說,你要多運動啊!不要太胖。姐夫原本拿著遙控器轉電視,臉色一沉,跑進房間。姐姐也跟著進去。姐夫悶著不說話,許久之後,姐夫才說,連我媽都說你胖,我也希望有一個可以帶出去炫耀的老婆啊!

就像他總是常常在臉書上按讚的那些胸部大得要把腰折斷的女模,或者動漫人物一樣。

他甚至拐彎抹角地當面批評。某一個周末,他們先回到婆家,再一起到文具店。路上姐夫天外飛來一筆,問姐姐,你有去過我弟的房間,有沒有發現什麼特色?

姐姐摸不著頭緒。姐夫說,妳不覺得她的房間很像gay住的嗎?姐姐回答,喔!還好啊!我不知道什麼樣的房間像是gay住的。姐夫便說,其實喔!我懷疑我弟是gay,那也就算了,原本我覺得生不生小孩都沒差啦!不過這樣一來,萬一我弟不生小孩,那生孩子傳宗接代的責任就在我身上了阿!

接著看了姐姐一眼,繼續說:可是我看妳都已經快要變成高齡產婦了,而且體脂肪一看就知道比較高,也很難懷孕啦!

從此以後,即便姐姐很努力地在短時間內瘦到連不識字的奶奶都驚訝,姐夫卻報以更多人身攻擊,他甚至不想護著自己的妻子,只是責備,也忘了當初他們相識相戀結婚時,姐夫對她投以愛戀又崇拜的眼神,說,妳這樣有氣質又出口成詩的女生,在我的生活圈是很少見的。妳就是我在等的那個人。

a8a0819358ec1dedea1160264c986e8d

▲Photo:pinterest

從中國大陸旅行回來之後,便是秋天了,姐夫從文具堆中找出一支竹鋼筆,從此以後便迷上鋼筆以及寫字。姐姐也喜歡寫字,那段時間,他們常常一起在書房抄歌詞,抄文章,臨摹各種字帖,也常一起去逛文具店,姐姐以為夫妻關係從此柳暗花明又一村。

而姐夫不停地買鋼筆,越來越吝於將錢花在兩個人共同的家用,他買的鋼筆和墨水也藏在自己的小抽屜裡,吝於和姐姐分享。每次,姐姐看他多了新鋼筆,問他可不可以借寫,都被姐夫斷然地拒絕。姐姐即使心裡失落,也不跟姐夫計較。

他們的關係並沒有因為新發掘的共同興趣而轉好,只是姐姐依然為了愛情和婚姻而努力。

九月底,是張國榮的冥誕,香港辦了張國榮展覽,姐姐喜歡張國榮,便提議要和姐夫兩天一夜香港小旅行,並且由姐姐出所有費用。姐夫便答應了。

為了防止身上的港幣不夠用,姐夫便把上回與媽媽去東京旅行所剩下的日幣都換成港幣。

到香港的第一餐,姐姐身上沒有小額零錢,便請姐夫先付。姐夫竟回答:所以我還是要出錢呀!

就連在飯店裡,姐夫都跟姐姐提離婚,並說,你不想無條件離婚,那就上法院呀!

這一趟姐姐為了討好姐夫而安排的旅行,就連在旅途中,他也不忘跟姐姐提離婚。

因為愛著,姐姐變得無限卑微,頭低到了塵埃裡,期待能開出一朵花來。

記憶力很強的姐姐,還問媽媽,爸爸以前在扶輪社是不是有一年有送一隻還不錯的鋼筆,可以給我嗎?我想要送給書豪,因為他正在收集老筆,而且刻上扶輪社logo和日期的筆,應該像紅酒一樣挺有價值的吧?!

媽媽說,我找找看,找到的話當然可以給妳。你要好好經營妳的婚姻。

姐姐說,我知道。

姐夫也跟他的弟弟聊起鋼筆,那時姐夫非常著迷老鋼筆。

有一個週末,姐姐、姐夫以及姐夫的弟弟到小品雅集鋼筆文具專賣店找筆和墨。途中姐夫的媽媽傳line到家庭群組說,家中找到爸爸退伍時同袍送的幾隻老鋼筆。原本,姐夫的弟弟買完墨水之後,欲自己搭捷運回家,姐夫和姐姐開車回基隆的住處。姐夫遂臨時決定回去拿那支的老鋼筆。也送弟弟回家。

到家之後,姐姐留在車上,姐夫和弟弟下車。

拿了鋼筆,姐夫的媽媽送姐夫到門口。姐夫的媽媽站著只到姐夫的肩膀,踮起腳來,在姐夫的嘴唇右邊三分之一處給了一個吻。像是情人。就著路燈的光,姐夫的臉上帶著不知所措的羞澀,而姐夫的媽媽貼上姐夫嘴唇的動作顯得理所當然又具有掠奪性。

姐夫的副駕駛座車窗上有隔熱紙。連八國聯軍都不知道的女人,怎麼會知道隔著隔熱紙,車內會看不到車外呢?

她獨自一個人去日本旅行時,帶回來一瓶京都限定的墨水「伏見之朱塗」,模擬伏見稻荷神社千鳥居的顏色。同時也帶回了一支鋼筆。

我沒有去過京都的伏見稻荷神社,但在許許多多的遊記看過層層疊疊的千鳥居蔓延直向山上,那墨水的顏色印在紙上,乍看之下像極了猶未乾的血,觸目驚心。

%e4%bc%8f%e8%a6%8b%e7%a8%bb%e7%a6%be%e9%b3%a5%e5%b1%85

▲Photo:伏見稻禾鳥居/異鄉人

姐姐在日本的那一夜,用新買的墨水抄了張國榮的遺作「紅蝴蝶」:

曾要我意決/並沒話別/走得不轟烈

由過去細節/逐日逐月/似殞落紅葉

難以去撇脫/一身鮮血/化做紅蝴蝶

遺憾自問未比起妳決絕
他們2016年9月的香港旅行,在中環散步時,也經過了張國榮跳樓的文華東方酒店,姐姐告訴姐夫,每年張國榮忌日,酒店旁的雪廠街總會擺滿了紀念的花,2003年的愚人節,張國榮從那間飯店高樓跳下。

歌詞和那墨水竟有一種巧合到天衣無縫的哀傷。一種哀愁的預感。

%e5%bc%b5%e5%9c%8b%e6%a6%ae%e5%bf%8c%e6%97%a5

▲Photo:張國榮忌日/異鄉人

姐姐從2017年2月初從日本回國之後,她看到姐夫將她留在他景平路家中的東西放回她房間。還留了一封信:

「我並不恨妳,也並非不愛妳,只是錯的人在錯的時間遇到,本來就不會長久」

姐姐用紅筆寫在便條紙貼在旁邊,成為沒有寄出的回應:

「我並不知道誰有資格說誰恨誰?你應該要恨我什麼?恨我告訴你媽媽,她養了30年的資優生模範生竟然會去嫖妓?還是恨我拿了你12萬?還是恨我沒有幫你還家裡300萬的債務?你在我生命中引爆大規模的戰爭,然後你粗暴的結束這場戰爭之後說,我不恨妳?

我好像看到平行時空荒腔走板的日本新聞:每年的二戰終戰日,日本首相在國際媒體前冠冕堂皇的說,對於發動二次世界大戰造成的苦難我們感到很遺憾,但我們並不恨盟軍在我們日本本土投下兩顆原子彈。

然後全世界都對當下日本的彬彬有禮擊掌稱讚。」

姐夫終於和他媽媽聯手粗暴的達成他們的目的,於是一切雲淡風輕的帶過,並且以高高在上、君臨城下的姿態跟姐姐說「我不恨你」,意思是,我應該要恨妳,但是我不恨妳,對妳很好吧!

在此之前姐姐對於婚姻的努力一再的被姐夫羞辱踐踏,甚至換來人身攻擊,成為姐夫應該要恨而不去恨的寬容。他甚至狠狠地對姐姐說: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對人這麼兇這麼壞,妳要檢討一下自己。

但是姐姐做錯了什麼呢?姐夫放了狠話之後,又高高在上故作憐憫狀地說,其實妳也是做妳該做的事情而已啦。但我就是想離婚而且沒有什麼能補償妳的。

然而,意志被閹割的姐夫及其強悍貪財的母親施加在姐姐心靈上的暴力,早已成為日夜糾纏的夢饜。

5dd4c6624f28aafbca513d51a9b9a053

▲Photo:pinterest

姐夫無數次說,妳利用我對情愛的無知騙我結婚,離婚也是剛好而已。

姐姐問他,我是相信你信誓旦旦的承諾以及自許任何困難都能克服的信心,所以跟你結婚。我騙你結婚,所以我當初預期貪得什麼?

姐夫遂語塞。並惱羞成怒說,你就是看在我是醫生比你有錢才騙我結婚啦!

姐夫並不知道他媽媽一找到機會就私下套問姐姐的薪水和存款。但姐姐並沒有跟她說,她差點就拿出十萬塊給她買名牌包,而她並沒有買過名牌包給媽媽。

有一次,姐姐背著她的agnes b.包包和姐夫的媽媽逛林口三井outlet,姐姐看到agnes b.的專櫃就進去逛逛,姐夫的媽媽問她,你平常喜歡買名牌嗎?(眼神理想問的是:用我兒子的錢嗎?)

姐姐回答,沒有阿,就喜歡這一個牌子的風格而已。而且這個牌子和很多家族企業傳承好幾代的品牌比起來,算是很年輕的。不過他們雖然以配件為主,也發展了甜點事業,甚至有自己的酒莊。但他們的紅白酒我都喝過,還好而已,果然太年輕了。

姐夫的媽媽只想聽前面的一句「沒有阿,就喜歡這一個牌子的風格而已。」對於後面那麼長的一大串,姐夫的媽媽眼中卻透露出一種面對外星語言不知所云的迷惑。當然,那些涉及知識性的陳述,對於一個到了法國只知道買名牌,卻連法國引以為傲的紅酒傳統都不知道的女人應該顯得太深奧,甚至她可能覺得姐姐講那麼多是在諷刺她的無知。

因為姐夫的媽媽最喜歡表面光鮮亮麗的東西,對於光鮮亮麗的東西,她所能用上的形容僅止於「bling bling」,很驕傲自己會使用這個詞,並且跟姐夫和姐夫的弟弟說,如果我連這種最新的詞都不知道,要怎麼跟你們溝通呢?

她喜歡光鮮亮麗的東西,卻不知道內容物是什麼,也沒有耐心去探究。像是她總是投給國民黨一樣。但是她不知道傳說中的國民黨創黨精神早已經在民初四大家族的手中灰飛煙滅。

%e6%b0%91%e5%9c%8b%e5%9b%9b%e5%a4%a7%e5%ae%b6%e6%97%8f

▲Photo:民國四大家族/異鄉人

民初四大家族是什麼?民初尚有四大家族黨政財政一把抓,而在景平路巷子裡的那戶張姓人家,黨政財政軍政均由孫姓媳婦掌控。她當然不知道民初四大家族。她當然不知道法國葡萄酒。她當然不知道世界上發生的事。她當然不知道原子彈爆炸。她當然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對別人家的女兒造成如此深沉的痛。她當然不知道自己的模範生兒子會去哪裡。

所有的詞彙在姐姐的日記和後來日子裡面都失去意義,必須重新定義。

從日本回台灣之後,她決定對姐夫提出聲請夫妻剩餘財產分配的訴訟,卻不期望拿到那筆錢,她在日記寫下,有拿到錢就全部捐學校吧!而她也知道姐夫的媽媽會替她出面,她只是要讓姐夫和她媽媽知道折磨的痛苦。

她無數次想起姐夫在逼迫姐姐離婚時,曾經凶狠的放話:妳不無條件離婚大不了上法院啦!外科醫師沒有在怕上法院的。

第一次收到法院的調解通知單,姐夫氣急敗壞的傳訊息跟姐姐說,法院的通知單一直寄到醫院,讓我很困擾。我就知道妳就是要錢。

調解當天,姐夫竟沒出現,而是他的媽媽協同舅舅大陣仗的出現在法院。冷眼看著姐姐。好像要代夫,不對…..是代子出征一樣。

外科醫師不是沒在怕上法院的嗎?

我沒來由地自以為是的重新解釋「魯冰花」的歌詞:

天上的星星不說話/地上的娃娃叫媽媽

當然是地上的娃娃,男人若在年幼時期就被閹割,一輩子的靈魂與意志便停留在年幼時期,由於自卑,就必須更加盛氣凌人,或者藉由狗眼看人低來掩蓋自卑。得等到死去的那一天,才得以取回自已那來不及長大的命根子,來不及長大的自尊。

 

第一集:《姐姐》紅色的蜻蜓聽起來像委地的花,像流淌的血,而不再是童年時的夢
第二集:《姐姐》後來才知道,她經歷過的和承受過的,遠比那些符號系統還要龐大
第三集:《姐姐》她也曾經和我一樣,覺得家裡就是她的世界
第四集:《姐姐》而姐夫,在人前依然是個好人,披著白袍穿著綠衣的外科住院醫師,從沒有人知道他,以及他們家的黑暗面
第五集:《姐姐》原來,男人婚前所說的每一句承諾,在婚後只不過是一場空
第六集:《姐姐》她或許以為,那個把她兒子從她身邊搶走的女人,也可以用她堅挺的乳房哺餵他,替她哺育她眼中永遠是小孩的那個醫生兒子
第七集:《姐姐》姐夫的媽媽對姐姐說「我不知道妳媽媽有沒有教妳怎麼當人家媳婦」
第八集:《姐姐》姐夫的媽媽大吼著把姐姐逼到塗在牆上:還好妳沒懷孕,就算妳懷孕,妳也是要自己養,書豪和我們家都不會幫你養小孩
第九集:《姐姐》「書豪有免疫方面的疾病,妳不要讓他太累。」 姐姐心想,同治皇帝並不是一出生就會去嫖妓,甚至染上梅毒
第十集:《姐姐》姐夫多次對姐姐怒吼:妳不想無條件離婚,大不了上法院,外科醫師不怕上法院的啦!
第十一集:《姐姐》姐夫輕蔑嘲諷並冷笑地說, 我只跟年輕貌美的女人做愛,妳又不是
第十二集:《姐姐》如果妳讓妳爸媽來看妳,我就直接跟妳爸媽說我要跟妳離婚
第十三集:《姐姐》「我們不匹配」這一句話,他每回爭執時總是提起
第十四集:《姐姐》時間的流帶著各種砂石,在生命的河床上劃下深淺不一的留痕
第十五集:《姐姐》這點傷根本不算什麼!可以讓我感覺到更痛嗎? 我才知道我還活著
第十六集:《姐姐》她靜靜的躺在那裡,好像終於完成了姐夫的心願
※ 未完待續,每週五更新。

 

本文章經由異鄉人-台灣博士在中國大陸大學的執教、讀寫、旅行生活。授權,請勿轉載
cover photo:女人說製作,非授權請勿轉載
留言
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