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80%8a%e5%a7%90%e5%a7%90%e3%80%8b5-1
婚姻雜談專欄作家睡前想想

《姐姐》原來,男人婚前所說的每一句承諾,在婚後只不過是一場空。

%e3%80%8a%e5%a7%90%e5%a7%90%e3%80%8b5-1

作者\異鄉人

姐姐碩士班畢業以後,還是回到她最喜歡的台北工作,並存錢準備考博士班。我們都知道,台北對於姐姐而言,像是個避風港,是一個保存純淨記憶的地方。後來家裡經濟狀況大幅改善,姐姐念碩士班時,爸爸也幫她負擔學費和生活費,但後來姐姐還是回到了她大學母校繼續念博士班。

 

那時,父母的關係明顯變好,或許是歲月將人的稜角磨去,知道要如何經營婚姻和家庭,他們終於知道要如何當一個父親和母親,那時我們都已經長大了,但是小時候親見親聞的那些言語或肢體暴力卻依然存在心中,只是不忍心再提起,只能提醒自己要引以為戒。

 

她依然不常回家,每次回家都是在過年的時候,爸爸也會包紅包給她,我每次都跟她說,妳都幾歲了,爸爸包給你的紅包也敢拿。

 

年幼的時候,爸爸過年甚少沒有包紅包給我們。姐姐大學時,每回收假要回學校,總是奶奶偷偷塞幾千塊甚至上萬塊給她,說這是姑姑給的孝親費,不要讓妳爸爸知道。或許爸爸早已知道奶奶當時都會拿錢給姐姐,像是替爸爸盡一個做父親的責任,而今奶奶走了,這個責任爸爸也該扛起。不管是不是為時已晚。

 

後來,我從姐姐另一個隨身硬碟中知道,她念博士班時很常出國,不過幾乎都是去參加學術會議,也拿了很多獎學金,有時學校放春假,或者聖誕節假期,她也會自己去日本旅行。姐姐的隨身硬碟中,有一些她和博士班時的男朋友的合照和對話。在當時我們都不知道那個男生的存在,是一個優秀的男生,姐姐跟他在一起以後,學會了葡萄酒,聽大量的古典音樂,好像在完成年幼時期,因為家裡動盪而未能完成的品味教育。雖然最後不歡而散,但在姐姐離開前幾個月,他們成了點頭之交,我想這是最好的狀態了,我們也感謝那個男生曾經帶給姐姐那一段時光。

 

姐姐博士班念了五年,畢業以後,留在母校教書,即便只是兼任職,而她卻可以身兼好幾份工作,甚至可以存一筆不少的錢,後來,她遺言這筆錢就拿來處理她的後事。完全沒有動用到家裡的錢。

 

當時,好幾次中國的大學都邀請她去對岸任教,只是,那時候她已經認識姐夫,姐夫直接的說希望她不要去,他希望和姐姐結婚共組家庭,於是她就一一回絕對方了。

0a8d3e3edd6a4c757a76dfdc925a5718 

有一天,她打電話跟媽媽說,她要結婚了,對象是一個醫生,但是家裡並不有錢,所以沒有打算拍婚紗照,沒有打算大宴賓客,也不要收人家聘金,重要的是往後的日子。甚至連喜餅,姐姐一開始都想要家裡出錢,但好多朋友都跟她說,喜餅應該要由男方出,姐姐便只訂了三十盒,媽媽還私底下問姐姐,他們訂了哪一款喜餅,即便是要分送給近親,三十盒也是不夠的,不夠的部分由我們自己買就好。

 

我們於是又自己多訂了30盒同款喜餅,分送給熟識的親友,並交代不要跟姐夫和婆家講這件事。

 

而且,為了要不要宴客,姐姐和家裡斡旋許久,爸爸終於妥協只宴請近親,畢竟這是家裡最優秀的女兒,也是奶奶生前最疼愛的孫女,就隨她吧。

 

姐姐還特地交代爸爸和小姑姑,不要跟人家說我們家是最近兩年才整修成一百多坪,要說這是祖厝,免得給人家壓力,畢竟對方家裡有車貸房貸,前幾年生意失敗,還欠銀行和親戚一大筆錢,而且姐夫的薪資帳戶還是由他媽媽保管,每個月匯兩三萬塊到他戶頭,餘下的錢除了還債之外,就是讓他媽媽三不五時出國玩樂,跟姊妹炫耀自己有一個醫生兒子。

 

可是姐姐也不要爸爸去跟朋友親戚說,我的博士女兒嫁給醫生。就說跟一個普通的上班族結婚就好。甚至姐姐也不喜歡家人跟別人說,我們家大女兒念博士,她會很不開心,因為她覺得這是個人實現,不是拿來炫耀的,也不是成果展示會上的展覽品。

 

他們為了婚後要住哪裡,討論許久,原本堂姑有棟房子在陽明山,說要給姐姐住。但姐姐總是幸運的,正好她的學生是姐夫任職的醫院院長的兒子,姐夫請姐姐問問她的學生能否請院長幫忙申請眷舍。於是,一個以往跟院長連話都沒說過,從院長面前走過去也不會被注意到的住院醫師,只因為院長兒子的老師,申請眷舍竟然可以插隊到隨到隨辦。

 

他們搬進去眷舍之後,姐姐拿家裡給她的錢以及她自己的存款買了許多大型家具,冷氣、瓦斯熱水器、抽油煙機、瓦斯爐、沙發、電視。其餘的家具,都是從姐夫家搬來。也因此,姐夫的媽媽也認為這理所當然也是她家,她隨時可以進來,甚至有一次要求姐姐打一把鑰匙給她。當然被姐姐委婉地回絕,就說,媽要來我們當然歡迎,只是我想要在您來之前先把屋子整理好,比較好接待您。

 

他們確實也有過一段甜蜜單純快樂的日子,姐姐是姐夫第一個戀愛對象,他開口希望姐姐嫁給他,信誓旦旦對姐姐說,他一定不會辜負姐姐,叫姐姐不要再看PTT婚姻版那些駭人聽聞難以置信的婆媳問題或者夫妻問題,他絕對不會是婚姻版描述的那種媽寶或者豬隊友,他的家人都會對她很好的。

 

他信誓旦旦地說,妳就是我在等的那個人。堅定與自信的語氣像是他一向自豪與自信可以考上建中與醫學系一樣

219 


那時,他們蜜月旅行原本決定要去法國,姐姐喜歡紅酒,想去波爾多參觀酒莊,機票都已經訂好了,卻因為姐夫的薪水全部掌握在他媽媽手中,姐夫的媽媽說沒錢,他們只好改去中國,姐姐說沒關係,年輕力壯,可以在沙漠裡走很久的路。於是姐姐就和姐夫去了北京、絲路、新疆。但北京姐姐已經去過三次,絲路姐姐也已經去過了。

他們改變行程沒多久,姐夫的媽媽跟姐夫說,她要和幾個手帕交跟團去歐洲,當然,拿的是她兒子的錢,姐夫聽了也直接了當的說,去阿,去走走看看。那時正在高速公路上,姐姐閉眼假寐,姐夫說了「去阿去看看」之後,似乎也意會到他們原本計畫要去法國,卻因為母親軟硬兼施的說沒錢,才改變行程去中國,於是便停止這個話題。

 

姐姐和姐夫去中國回來沒多久,姐夫的媽媽便跟團去了德國、瑞士、法國、奧地利。很開心地在臉書上打卡,臉書的朋友說,真好,貴婦團又出遊了喔!好羨慕喔!她出發前三天,便迫不及待整理行李,也問姐姐,聽說歐洲氣候乾燥,要帶什麼面膜,要買什麼防曬出國擦,姐姐也就告訴她,哪一牌的面膜便宜又好用。在歐洲旅遊途中,也一面拍照傳到家族的群組,說是家族的群組,也不過只有姐夫的爸媽、姐夫的弟弟、姐夫和姐姐。那些照片,有在馬特洪峰前跳躍的照片,有在湖畔和姊妹淘搭肩比YA的照片,更多的是整個頭站滿了畫面的自拍照。

馬特洪峰,在漫畫《神之雫》也出現過,姐姐看著那些在馬特洪峰前跳躍的婦女,想起了《神之雫》第五使徒的描述:

 

我現在佇立在孤高的山頂 這清冽的大氣 這刻我頭上除了天空外 再沒任何東西 / 眼下的山峰,都像跪拜般橫臥著 / 附在岩石表面的白銀,像披上絹的長裙那樣,發出柔滑的光輝 眼淚突然上湧,為了尋找淚的意義我回頭看登頂的路途 /雖有著難以忍耐的困難,但也有著同樣的的希望/更重要的 是被魔物迷住的那份執著 驅使我以山頂為目標 抬頭望向開始染上朝日色彩的高峰 我踏出了第一步 仿如試煉挑戰者般,沉靜的巨人只是在俯瞰著 我像唐吉柯德那樣挑戰 壓抑著焦急的心情 一步一步以山頂為目標 結果怎樣呢 山脈的表情時刻變化 / 有時面帶笑容 有時穩重 有時卻像狂暴的靈魂那樣齜牙咧嘴 但我不放棄 / 憑著理想和希望 還有靈魂所追求的目標 我捉緊岩石踏在光滑的雪上 / 一心一意向山頂進發 還差少許 / 還差少許 / 靈魂感到飢渴 仿似在嘲笑除聳立的山頂外什麼也視而不見的我 山是巨大 美麗而且沉默 像被絹覆蓋著的山頂 / 偶爾出現在視野 / 卻又消失 以為已經靠近 /卻又向流水般逃到遠處 /  / 山阿 / 你是魔物嬤 / 抑或 是神? / 到底過了多少時候呢  當我覺察時/  原來已經抓到山頂 終於到達了 / 我感到無比的幸福 / 無限的透明 豐富 / 冰冷 / 這世界的複雜和優雅 在山頂上鳥瞰一切的那種喜悅 我都深深的吸進心內 / 然後離開 當我來到能眺望遠方高峰之處 / 我回頭再看 孤高的山再次被神秘包圍著 / 像我發出邀請 「改天再來一次吧 到時我會告訴你」 我的確聽到了 / 那是幻覺嗎? / 那光景不過是夢幻嗎? / 為了查明真相 / 我深切渴望 / 總有一天會再次踏上那孤高的山頂 現在喝到那孤高的葡萄酒時 / 我只能說一句 試飲時無論擁有多大的理想 / 心中抱著多大的期待 那葡萄酒也絕不會令我失望。

 

那境界一如令芸芸眾生目眩神迷的愛情,追尋的過程,衣帶漸寬終不悔。聰明的姊夫和姐姐都相信彼此,一如葡萄酒中的風景一般,無論擁有多大的理想,心中抱著多大的期待,那葡萄酒也絕不會令我失望。

 

就像姐夫當初給姐姐的諾言,他以為自己是巨人是智者,他知道儘管婚姻之難,難於上青天,但姐夫說,我們一定可以克服一切困難。

就像漫畫中神咲雫無論如何都要登上馬特洪峰,只為了感受神咲豐多香遺囑所描述第五使徒的境界。

 

因為山就在那兒。

 

因為第五使徒的意象就在那兒。

 

「因為妳就是我在等的那個人。」姐夫信誓旦旦地對她說。

 

當時他堅定地承諾,無論姐姐心中對婚姻抱著多大的期待,他都不會讓姐姐失望。更何況,姐姐只是希望聰明的姐夫可以善解人意,可以和她有更深層的心靈交流。

 而日後,姐夫嘲弄的說,妳說妳喜歡聰明的人,我看你是喜歡有錢的人吧!所以才會不擇手段、一切從簡的騙我結婚,連婚紗婚禮都不要。

 20171206

姐夫的媽媽回來之後,姐姐問她,那你們去德國,有去集中營嗎?回答,什麼是集中營。姐姐就知道不用再問下去了。

 

儘管因為姐夫的媽媽軟硬兼施的反對,他們蜜月旅行便沒能去法國波爾多路過五大酒莊門口膜拜一下,而姐夫的媽媽自己把錢拿去歐洲旅行。但姐夫生日時,姐姐還特地請爸爸寄了許多高雄的海鮮到他家,讓姐夫以及他的家人可以大快朵頤。

 

結婚後,偶有口角,但姐夫似乎不知道,婚姻是需要溝通的,他凡事認為自己是對的,以為自己依然是建國中學與醫學系那個天之驕子,不但是家族裡的驕傲,可以讓一個沒讀過多少書的媽媽到處炫耀「我兒子是醫生」,也覺得全世界理該繞著他轉。他的母校沿山而建,鄰近雲深不知處的天母,山頂操場可以俯瞰台北,他也以山頂操場自居,不但俯瞰,而且睥睨所有在當下世俗條件不如他的人。他不知道婚姻代表成家,他對配偶是有責任的,拒絕與姐姐溝通,在他們的對話記錄中,我從沒看過這麼低聲下氣的姐姐,她在家都是被我們當成大小姐供起來的;而姐夫在婚姻中依然是個大少爺,不開心的時候對姐姐惡言相向,極盡嘲諷苛薄之能事。甚至,姐夫懷疑姐姐與他結婚是為了貪圖他的錢,於是有一回在開車回基隆,途經國道三號上,面露心懷不軌的微笑,嘴角和隱藏在鏡片後的眼角不均勻的往上彎,跟姐姐說,如果我們要好好相處,有一個方法,那就去辦夫妻財產分別制。那國道三號途經新店,夜晚在某棟大樓頂端總會亮起彎彎的燈,黑夜裡的彩虹形狀卻看不見五彩繽紛,紛雜的是婚姻裡圖謀不軌的男人與他的家人,和那黑夜裡弧度相仿的笑,笑裡令人不寒而慄的承諾。

 

姐姐為了姐夫的承諾,不管是真是假,於是答應了。

 

由於辦夫妻產制需要印鑑證明,必須回戶籍地辦理,去年10月,姐姐為了盡快把這件事情完成,於是悄悄的回到了戶籍地的戶政事務所。可是她沒有回家,因為她不希望家人知道這件事。戶政事務所離家裡僅僅三公里,這也是她最後一次,好好的踏上這一塊她生長的土地。帶著她的印鑑證明,想要去兌現姐夫的承諾。

 

原本,姐姐和姐夫已經把文件簽好,並請民間公證人公證,只要姐姐拿到法院去登記即可,這件事情,姐夫也向他媽媽如實稟報,姐夫的媽媽卻說要請一個朋友的律師女兒幫忙拿去法院辦理。


這一件事情,還是由姐夫的媽媽打電話跟姐姐說的。

 

某一個周四晚上,姐姐正在上課,姐夫的媽媽打給她,她沒接到,姐夫的媽媽留言請姐姐下課回電,被告知這件事情之後,姐姐打電話給姐夫求證,姐夫竟把電話設定自動轉接給他媽媽。他媽媽說姐夫現在正在醫院忙,不方便接電話,所以把電話轉給她。


難怪不管怎麼打,都有固定的來電答鈴「小城故事多,充滿喜和樂.…..」。姐夫和他媽媽的手機號碼只差一個尾號,姐姐一直以為自己電話打錯了,一再確認自己沒有按錯電話,手機通訊錄裡面紀錄的電話和名字也是正確的。姐姐的日記裡寫,她永遠記得接起來的都是那位名喚婆婆的女人,永遠記得那個晚上外雙溪初秋的風特別冷,而隔著小溪對面已經歇業的中影文化城的古式房屋裡,曾經上演一齣齣跨越時空的愛情婚姻悲喜劇,那樣的嗅覺與視覺組合起來,小城故事確實多,預言的卻是一場又一場無形的殺戮,對姐姐人格與自我認同上的毀滅。所有愛恨交錯,在臺北盆地山邊的秋風裡濃縮並且預言,原來集中營式的毀滅不只在歷史課本中,也是婚姻生活裡的隱喻。

 

後來姐夫終於接電話了,他跟姐姐說,他難得早下班,在看電影,自己一個人去。

 

拗不過他媽媽的堅持,姐姐只好同意讓姐夫的媽媽委託那個認識的律師處理見鬼的夫妻財產分別制。

 

到律師事務所那天,姐夫的媽媽也緊緊跟著。詭異的三人行。

 

辦好了夫妻財產制,姐夫更加有恃無恐,對姐姐的態度更加惡劣,十足的優越感,甚至說姐姐騙他結婚。但姐姐只要一問,我拿什麼騙你呢?當初結婚也是你提的,也是你信誓旦旦答應要好好經營婚姻的。他立刻惱羞成怒而後啞口無言。便惱羞成怒的說,你利用我對情愛的無知騙我結婚。


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姐夫的媽媽早就知道這件事,甚至還傳訊息給姐夫,叫他不要理會我們家傳給他的任何訊息。


難怪,去年國慶連假,爸媽要從高雄去基隆看姐姐,她一直很為難的請爸媽不要上來。但誰都不知道,那已經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第一集:《姐姐》紅色的蜻蜓聽起來像委地的花,像流淌的血,而不再是童年時的夢
第二集:《姐姐》後來才知道,她經歷過的和承受過的,遠比那些符號系統還要龐大
第三集:《姐姐》她也曾經和我一樣,覺得家裡就是她的世界
第四集:《姐姐》而姐夫,在人前依然是個好人,披著白袍穿著綠衣的外科住院醫師,從沒有人知道他,以及他們家的黑暗面
第五集:《姐姐》原來,男人婚前所說的每一句承諾,在婚後只不過是一場空
第六集:《姐姐》她或許以為,那個把她兒子從她身邊搶走的女人,也可以用她堅挺的乳房哺餵他,替她哺育她眼中永遠是小孩的那個醫生兒子
第七集:《姐姐》姐夫的媽媽對姐姐說「我不知道妳媽媽有沒有教妳怎麼當人家媳婦」
第八集:《姐姐》姐夫的媽媽大吼著把姐姐逼到塗在牆上:還好妳沒懷孕,就算妳懷孕,妳也是要自己養,書豪和我們家都不會幫你養小孩
第九集:《姐姐》「書豪有免疫方面的疾病,妳不要讓他太累。」 姐姐心想,同治皇帝並不是一出生就會去嫖妓,甚至染上梅毒
第十集:《姐姐》姐夫多次對姐姐怒吼:妳不想無條件離婚,大不了上法院,外科醫師不怕上法院的啦!
第十一集:《姐姐》姐夫輕蔑嘲諷並冷笑地說, 我只跟年輕貌美的女人做愛,妳又不是
第十二集:《姐姐》如果妳讓妳爸媽來看妳,我就直接跟妳爸媽說我要跟妳離婚
第十三集:《姐姐》「我們不匹配」這一句話,他每回爭執時總是提起
第十四集:《姐姐》時間的流帶著各種砂石,在生命的河床上劃下深淺不一的留痕
第十五集:《姐姐》這點傷根本不算什麼!可以讓我感覺到更痛嗎? 我才知道我還活著
第十六集:《姐姐》她靜靜的躺在那裡,好像終於完成了姐夫的心願
※ 未完待續,每週五更新。
本文章經由異鄉人-台灣博士在中國大陸大學的執教、讀寫、旅行生活。授權,請勿轉載
cover photo:女人說製作,非授權請勿轉載
留言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個讚吧!

關 閉 視 窗

(56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