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80%8a%e5%a7%90%e5%a7%90%e3%80%8b%e7%b4%85%e8%89%b2%e7%9a%84%e8%9c%bb%e8%9c%93%e8%81%bd%e8%b5%b7%e4%be%86%e5%83%8f%e5%a7%94%e5%9c%b0%e7%9a%84%e8%8a%b1%ef%bc%8c%e5%83%8f%e6%b5%81%e6%b7%8c%e7%9a%84
專欄作家睡前想想

《姐姐》紅色的蜻蜓聽起來像委地的花,像流淌的血,而不再是童年時的夢

%e3%80%8a%e5%a7%90%e5%a7%90%e3%80%8b%e7%b4%85%e8%89%b2%e7%9a%84%e8%9c%bb%e8%9c%93%e8%81%bd%e8%b5%b7%e4%be%86%e5%83%8f%e5%a7%94%e5%9c%b0%e7%9a%84%e8%8a%b1%ef%bc%8c%e5%83%8f%e6%b5%81%e6%b7%8c%e7%9a%84

作者\異鄉人

姐姐很少回家。

上一次見到她,已經是一年前了,那時她要結婚,爸媽很是高興,彷彿這輩子的心願已了,準備辦一個隆重的婚宴。

姐姐是家族裡的驕傲,前年她終於念完書,堂姑開了三桌請家族聚餐,爸媽滿臉欣慰,大家稱呼他們「博士爸媽」。

去年姐姐結婚,堅持低調進行,後來,在小姑姑的斡旋之下,爸媽終於妥協,只宴請近親。

爸爸難得妥協事情,託姐姐的福,爸爸終於不堅持己見。

好像很多事情都是託姐姐的福。

像是有一年過年,姐姐說她想吃貴死人的東港佳珍海產店的黑鮪魚,爸爸就帶我們去。

要是我開口,才不會有這麼好的待遇,只能自己去吃爭鮮迴轉壽司。

9db9c15ffc68b5b20ad59c7b83de168e

▲Photo:pinterest

小姑姑年輕時的個性,據說跟姐姐很像。

小姑姑年輕時,我們都還很小。

奶奶還在世時,她總是說,小姑姑當時在市區念護校,有一回她要回家,看到有一家賣洋娃娃的店即將拉下鐵門打烊了,她立刻跑過去,成為當天最後一個客人,買了一個洋娃娃帶回家給姐姐。

家裡還有一張照片,年幼的姐姐抱著那個洋娃娃站在床上,姐姐大大的眼睛就像那洋娃娃一樣,穿的粉紅色洋裝也跟那洋娃娃一樣。

而那泛黃的照片,房間背景是如今看來顯得過氣的床頭櫃,床頭櫃的玻璃裡擺著裝飾用的酒杯,那一切都說明,姐姐出生時,家裡的經濟環境真的很好。

小姑姑要結婚時,一切由爸爸主導,當然囉!爸爸以前在扶輪社可是交遊廣闊,嫁妹妹當然要風風光光,喜帖上不只印了爺爺奶奶的名字,也印上爸爸的名字。

姐姐只聽到有一次小姑姑負氣的跟奶奶說「那就不要結婚了啊」,奶奶息事寧人地跟她說「你就讓你大哥決定啦」。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但去年,爸爸終於聽了他的妹妹的話。

想來姐姐還真厲害。

8fdc4dca8f51f9b7b0b36b369b34f7cb

▲Photo:pinterest

姐姐在我心目中確實是厲害的。

從小到大,我超不愛念書,段考前,直到聽到媽媽的摩托車聲音接近,她下班回家了,我才連忙關上電視,假裝念書念到一半下樓上廁所。

我念國一的時候,姐姐念國三,我們的地理是同一個老師教的。

有一次段考後我去辦公室找導師,被地理老師逮到,拿出兩張考卷問我「你姐姐考98分,為什麼你只有她的一半?」但是我習慣了,反正姐姐就是喜歡念書,她在國小的時候就喜歡跑到姑姑房間,把姑姑買的所有套書都看完,連全部都是字的小說都看了。

但我只愛看電視。

學校舉辦國語文或者寫字的比賽,經過公布欄,同學都會問我「這個名字跟你差一個字耶!是你姐姐嗎?」我就不置可否又有點驕傲的說:對啊!那是我姐。

以前,姐姐到台北念大學,我都跟我的同事說,我姐姐是大學生,而我的同溫層都只有念高職;姐姐念碩士、博士,我也跟我的同事說我的姐姐在念碩博士,直到她博士畢業,我終於第一次到她的學校,和爸媽與姑姑,帶著我的女兒。

在炎熱的六月天,看姐姐拖著過長的博士袍在學校到處拍照。

graduation-2038864_960_720

▲Photo:pinterest

可是我有時候很生氣她,為什麼這麼不愛跟家裡聯絡,這麼不愛回家。

我先說,我並不是她回家我們就可以去佳珍海產店的黑鮪魚才這樣生氣她不愛回家的。

佳珍海產店的黑鮪魚生魚片有多好吃確實不是重點,但我要亂入一件事請。

姐姐考上碩士那一年,我的三個姑姑一起請她到東港另一家「張家食堂」吃一桌黑鮪魚全餐,當然我們全家都跟去了。

我猜我姐從來就不知道黑鮪魚要多少錢,但據說那一桌要一萬多塊;還有一次過年,年夜飯都已經有火鍋了,她還說要吃烏魚子,媽媽就說,桌上那麼多東西,你還要吃什麼烏魚子啦!

後來爸爸還用她指定的方式,用米酒川燙了烏魚子,姐姐還發明了一種吃法,烏魚子佐蘋果,雖然我也覺得蠻好吃的,但對於有了火鍋還要特地準備烏魚子,還是有點不爽,而我猜,姐姐一定不知道烏魚子要多少錢。

小時候,姐姐還住在家裡,我們偶爾會吵架,而且每次我都吵輸,有一次我把她寫好的作業從她書包拿出來,她隔天找不到她的作業,被老師處罰,後來發現在我書桌抽屜裡。

於是我被媽媽痛扁一頓。

姐姐有時候也對我不錯,但她很重視她的隱私,重視到我覺得有點神秘而且小氣。

小時候,她從來不准我進去她的房間,其實我也對她的房間沒什麼興趣,只是好奇,她越小氣我越好奇。她以前很喜歡小虎隊、黎明,我也跟著喜歡。

雖然她有一台錄放音機,不過我更愛她把CD或卡帶拿到二樓客廳的爸爸音響組放得很大聲,彷彿我也可以雨露均霑。

而且,姐姐很小的時候,爸媽都會帶她去大統百貨買衣服和玩具。

有時候姑姑還會帶她去文化中心看兒童劇團以及聽音樂會。

不過我猜那時我太小了,媽媽沒有讓我跟去。

而後來,大統百貨買的衣服,姐姐穿不下了,無論多麼名貴的牌子,都成為恩典牌,輪到我穿。

sisters-931151_960_720

▲Photo:pinterest

不只是衣服,有時候,我也會拿姐姐的書來看。

姐姐念國小的時候,就開始看瓊瑤小說,上了國中還在看,她每次去書局,總是帶幾本瓊瑤小說回來。

上了大學,每回放假帶回來的書就放在書架上,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就拿起來亂看。

書上寫的故事我似懂非懂,但是,年紀漸漸長大,家裡的氣氛好像不太一樣,像小說或是連續劇劇情的轉折那樣發生在我家,有時候甚至比小說還要小說。

忘了從哪時候開始,爸爸媽媽常常吵架,不管白天或是晚上。

太頻繁了。

我問姐姐說,他們在幹嘛,當時詞彙不夠多,不知道那種表現叫做「歇斯底里」。

姐姐就說,在吵架啊,又不是第一次。

我還有一個弟弟,他和姐姐一樣水瓶座,面對被當成空氣般接收爸媽極盡所能口出惡言的爭吵,我們三個一樣束手無策。

有一天晚上,他們又在吵架,吵到鄰居都來勸架,我姐在書房念書,我和弟弟在二樓客廳看電視,我隱約聽到姐姐把她的錄音機聲音放到最大,可是不知道她放的到底是小虎隊張學友還是黎明。

樓下的聲音太吵了。

姐姐可能也覺得太吵了,就把小虎隊的卡帶拿到二樓客廳的音響組播放,而且放得很大聲。

我還記得那是紅蜻蜓「當煩惱越來越多玻璃彈珠越來越少,我知道我已慢慢地長大了」。

可是樓下的吵架聲依舊。

弟弟說,不然報警好了。

只好這樣,於是派姐姐去打電話。

警察也是來勸架的,爭吵聲漸漸平息,在不甘不願的情況下平息,也不知道是聽到紅蜻蜓的歌聲,知道我們深夜未睡,或者警察真的是有受過勸架訓練的。

警察臨走前,還大聲跟樓上的我們說,樓上的音響關小聲一點啦,會吵到隔壁。

我和弟弟看著姐姐把她的小虎隊收起來,現在想起來,她當時應該覺得很無辜。

小時候,我們都喜歡小虎隊,後來我才知道姐姐是一個好念舊的人,即便長大以後,我喜歡SHE,弟弟喜歡西洋或韓國流行音樂團體,但姐姐上了大學,依然喜歡小虎隊,甚至她在三月的雨季周末,到學校的進修推廣部上英文課之前,和姐夫到的他母校建國中學參觀,也希望姐夫可以打聽到蘇有朋以前待過哪幾間教室,坐過哪幾個座位。

但誰都沒想到,事情竟會成為如今這般境況,紅色的蜻蜓聽起來像委地的花,像流淌的血,而不再是童年時的夢。

第一集:《姐姐》紅色的蜻蜓聽起來像委地的花,像流淌的血,而不再是童年時的夢
第二集:《姐姐》後來才知道,她經歷過的和承受過的,遠比那些符號系統還要龐大
第三集:《姐姐》她也曾經和我一樣,覺得家裡就是她的世界
第四集:《姐姐》而姐夫,在人前依然是個好人,披著白袍穿著綠衣的外科住院醫師,從沒有人知道他,以及他們家的黑暗面
第五集:《姐姐》原來,男人婚前所說的每一句承諾,在婚後只不過是一場空
第六集:《姐姐》她或許以為,那個把她兒子從她身邊搶走的女人,也可以用她堅挺的乳房哺餵他,替她哺育她眼中永遠是小孩的那個醫生兒子
第七集:《姐姐》姐夫的媽媽對姐姐說「我不知道妳媽媽有沒有教妳怎麼當人家媳婦」
第八集:《姐姐》姐夫的媽媽大吼著把姐姐逼到塗在牆上:還好妳沒懷孕,就算妳懷孕,妳也是要自己養,書豪和我們家都不會幫你養小孩
第九集:《姐姐》「書豪有免疫方面的疾病,妳不要讓他太累。」 姐姐心想,同治皇帝並不是一出生就會去嫖妓,甚至染上梅毒
第十集:《姐姐》姐夫多次對姐姐怒吼:妳不想無條件離婚,大不了上法院,外科醫師不怕上法院的啦!
第十一集:《姐姐》姐夫輕蔑嘲諷並冷笑地說, 我只跟年輕貌美的女人做愛,妳又不是
第十二集:《姐姐》如果妳讓妳爸媽來看妳,我就直接跟妳爸媽說我要跟妳離婚
第十三集:《姐姐》「我們不匹配」這一句話,他每回爭執時總是提起
第十四集:《姐姐》時間的流帶著各種砂石,在生命的河床上劃下深淺不一的留痕
第十五集:《姐姐》這點傷根本不算什麼!可以讓我感覺到更痛嗎? 我才知道我還活著
第十六集:《姐姐》她靜靜的躺在那裡,好像終於完成了姐夫的心願
※ 未完待續,每週五更新。
本文章經由異鄉人-台灣博士在中國大陸大學的執教、讀寫、旅行生活。授權,請勿轉載
cover photo:女人說製作,非授權請勿轉載
留言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按個讚吧!

關 閉 視 窗

(4377)

×